“通關率不到0.1%”的游戲“羊了個羊”火了,隨之而來的還有騙子。近日,一常州女子在玩“羊了個羊”時為了獲取道具觀看了游戲推送的視頻廣告,并按照廣告指引下載了一款貸款APP,結果被騙9萬元。


在“羊了個羊”里看視頻彈窗廣告導致被騙,游戲公司要負責嗎?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這涉及虛假廣告的問題,“發布虛假廣告的第一責任人是廣告主(即貸款APP),而廣告的發布者如果明知或應知廣告虛假,仍設計制作代理發布,也要承擔法律責任。所以游戲中彈窗出現的虛假廣告是否要追究游戲公司的責任,要看游戲公司是否應知明知,這需要通過其有無審查廣告主資質等維度來進行綜合判斷?!?/p>


除了暗藏虛假廣告,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目前“羊了個羊”還存在黑灰產人員利用“付費觀看通關秘籍”噱頭騙取金錢,以及以借發布“羊了個羊過關教程”吸引流量——實為吸引人員進行洗錢等不法交易的行為。


江蘇警方提示稱,快樂游戲的同時謹防詐騙,未知鏈接不點擊,陌生來電不輕信,個人信息不透露,轉賬匯款多核實。



火爆羊了個羊被黑產盯上,看廣告被騙9

記者實測:“羊了個羊”彈窗大多為游戲廣告;律師:觸及《廣告法》 游戲公司若未盡到審查義務就應承擔責任


近日,常州的嚴女士在玩“羊了個羊”時想通過廣告獲取道具,而存在資金需求的她恰巧看到了游戲推送的貸款廣告,并通過點擊廣告進入了某平臺頁面,下載并注冊了平臺推薦的貸款APP。


嚴女士發現,貸款APP顯示有余額,以為是貸款獲批并想要提現。此時客服提示稱嚴女士填寫的資料有信息錯誤,導致賬戶被凍結,想提現就一定要提交保證金、解凍金才能夠把賬戶余額拿出來,嚴女士信以為真,轉賬9萬元后才意識到被騙。


9月29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使用不同的賬號登錄“羊了個羊”游戲并點擊視頻廣告發現,推送給記者的視頻廣告全部為其他小游戲的廣告,并未包含貸款廣告,不過也有玩家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在“羊了個羊”中曾刷到過炒股廣告和借貸平臺廣告,“其中借貸平臺廣告看上去是針對年輕女性用戶投放的?!?/p>

羊了個羊廣告截圖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其他類型的廣告,借貸廣告往往在內容設計上會遭遇嚴格的管制。如2021年10月,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抖音關聯公司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2018)第九條第一款第(七)項,被罰20萬元。處罰決定書顯示,2020年12月3日,當事人(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在抖音發布京東金融視頻廣告,該廣告宣揚了過度消費等不正確導向,存在嚴重價值觀問題。2020年11月30日,快手平臺發布了一則京東金條產品相同內容的短視頻廣告。


有廣告從業者表示,一般來講游戲內視頻廣告的機制為游戲接入廣告SDK(軟件開發工具包),而具體播放什么廣告則是廣告平臺系統競價的結果,同時應用商店、廣告開戶方、素材投放方均有審核責任,“一些產品在做廣告變現時會屏蔽貸款和醫美類廣告,但由于這類廣告CPM(千人成本)高,收益大,也有產品方不對廣告進行篩選和屏蔽的,此時若出現問題產品方的責任也難以完全撇清?!?/p>


對此,趙虎表示這種情況需要區分誰是游戲廣告的發布者,誰是廣告的經營者,“如果游戲公司只是跟別人合作,廣告是由其他公司來做,這種情況下就需要判斷誰是這個廣告的發布者,當然在判定的時候,游戲公司也未必能獨善其身,也得看游戲公司有沒有在虛假廣告中獲利,如果已經獲利了,游戲公司又不履行審查的義務,也存在問題?!?/p>


羊了個羊的開發者和著作權持有人為北京簡游科技有限公司,游戲行業上市公司吉比特通過子公司廈門雷霆網絡間接持股北京簡游科技有限公司10%股權。企查查顯示,發布廣告也是其業務之一。


“羊了個羊”通關較難。有業內人士表示,羊了個羊唯一的設計就是讓死局看上去像活局,“這游戲的目的就是讓玩家在不斷失敗的同時,觀看它的廣告?!?/p>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現,羊了個羊為玩家提供了一次“復活”機會和三種幫助方式,但獲得這些幫助需要看30秒的廣告或者轉發游戲小程序鏈接。


對于上述的貸款廣告,9月29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就“羊了個羊”運營方北京簡游對貸款廣告一事是否知情,是否盡到審查義務等向“羊了個羊”官方微博發送了采訪信息,截至發稿對方并未回復。同時,記者撥打了北京簡游的公司注冊電話號碼,顯示電話已停機。


《廣告法》第五十五條顯示,違反本法規定,發布虛假廣告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停止發布廣告,責令廣告主在相應范圍內消除影響,處廣告費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明知或者應知廣告虛假仍設計、制作、代理、發布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沒收廣告費用,并處廣告費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


“對于虛假廣告,廣告發布者除了要依據《廣告法》第五十五條承擔行政責任外,也要承擔民事責任,明知應知還發布,是一種侵權行為,這種情況下應該連帶賠償受害人的損失?!壁w虎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但他同時表示,在實踐中廣告發布者是不是“明知或者應知”較難判斷,“通常包括幾個維度:第一,有沒有審查發布廣告的公司的相應資質,如是否有營業執照,營業執照是否為真等;第二,對于一些需要特批的業務,有沒有相應證照,如某些金融業務是否有證監會、銀監會、金融局等批準的牌照?!?/p>


趙虎認為,如果游戲公司本身也被廣告主欺騙,那么就不屬于“明知或者應知”,但如果游戲公司沒有盡到審查義務,那么就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暫且不討論游戲公司是否要承擔行政責任,在上述案例的情況下造成了受害人的損失,它應該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p>


還存在“通關秘籍”騙局

黑產以通關為噱頭引流,吸引用戶點擊;警方提示勿輕信


事實上,由于通關較難,市面上遇到最多的關于“羊了個羊”的騙局大多還是與號稱能付費購買通關秘籍實為詐騙,以及通過相關關鍵詞進行引流的黑灰產有關。


9月29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黑灰產平臺以“羊了個羊”為關鍵詞搜索到不少相關群組,其中大部分都以如何通關為噱頭吸引用戶點擊。不過記者點擊進入不少“羊了個羊過關教程”群組后發現其均為毫不相干的黑灰產內容,如“幫助賭博平臺洗錢牟利”、“二手平臺話費卡回收”等。

羊了個羊過關教程群組,實為黑灰產廣告。圖源:截圖


江蘇警方發文稱,騙子在社交平臺發布有關通關秘籍的廣告信息,誘導受害人在虛假游戲交易平臺、微信群或QQ群內進行交易,讓受害人支付9.9元等小額金額來換取秘籍或以“注冊費、押金、解凍費”的名義支付各種費用。待收到錢后,將受害人聯系方式拉黑或者失聯。


通常騙子通過社交平臺與受害人添加好友后,聲稱索要秘籍的人較多,已經將word文檔存在某網盤里,隨即發來鏈接要求受害人自取,殊不知,騙子利用發送帶有病毒的木馬鏈接,誘騙游戲玩家進行點擊,通過遠程操控對其電腦、手機等進行控制。


警方提醒,遇到任何形式的詐騙,請第一時間撥打96110(反電信網絡詐騙專用號碼)或向當地公安機關報警。


記者聯系郵箱:luoyidan@xjbnews.com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楊許麗